研究显示智商越高个人越愿意投资股票

金融学者有个迷思:按照现代投资组合理论,就算是非常保守的投资者,投资在有效前沿(efficient frontier)之上的最低方差组合(minimum-variance portfolio),它的风险会较纯债券低、而预期回报会较高。最低方差组合是个多债少股组合,为什么投资者连一丁点儿股票也不愿意沾手?

资本市场最发达的美国,直接或间接(通过基金)投资股票的美国家庭只有49.9%。(资料来源:联储局2010年消费者金融调查Survey of Consumer Finances报告;联储局每3年做一次调查,2013年的报告还没发表。)号称经济动物的香港人,只有35.8%成年人投资股票(资料来源:港交所2011年个人投资者调查Retail Investor Survey)。欧洲和日本的个人或家庭投资股票的比率就更低。

股市是经济寒暑表,投资股市是分享经济增长的有效方法。股市短期虽然波动大,但长期回报胜通胀、债券投资和银行存款。这些都经过理论和实践验证。理智的个人,会透过投资股市(和其它风险投资)来累积财富。政府要发展资本市场,需要扩大投资者基数,鼓励大家投资。政府要减低老人的社会保障压力,更需要鼓励打工仔的退休金投资股市。先进国家投放不少资源教育大众正确投资之道、鼓励参与(股票投资),但成效不彰。问题在哪?如何对症下药,考起专家们。

学者和政府官员通常的理解,是投资意愿和个人的财富、收入、教育水平、朋友这些外在因素有关,但是否会和个人内在因素如胆子、智慧、年龄有关,则莫衷一是。如果是外因主导,一旦这些条件获改善,个人的投资意欲会增加。但如果是内因主导,则可以做的便不多。

美国学者Mark Grinblatt和芬兰学者Matti Keloharju,以及他们的徒弟Juhani Linnainmaa,以他们庞大的芬兰资料,分析智商和投资意愿、投资行为的关系。他们的研究发现,在控制了财富、收入、教育水平等等因素后,智商和投资意愿、投资行为有明显的关系。他们总结,智商较高的个人比较愿意投资股票,这个意愿较财富、收入和性别更明显。而孪生兄弟或姊妹中,智商较高的也比较愿意投资股票,说明智商对投资意愿的影响更甚于家庭背景。

研究亦发现,智商较高的投资者,他们的投资组合比较分散、系统风险(beta值)较低、股票多属增长股(市帐率较高)、公司多为市值较低的中小型公司、组合的夏普比率(Sharpe Ratio)比较大。换句话说,智商较高的投资者投资组合比较有效率。这些研究发现,呼应3位学者另一个研究,再次印证高智商者投资能力和表现较佳的现象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研究显示智商越高个人越愿意投资股票